十万卷小说 > 神机奇航 > 第4章 投石问路
????高振海来灵源山已经有五个月了。他本来就是泉州人,此次奉旨回来办差,按说算是风光体面的,可是他丝毫没有衣锦还乡的荣耀感,因为他早已经忘了自己的故乡的模样。有亲人的地方才能算是一个完整的故乡,而他在泉州已经是一无所有了。

????高振海从小家境贫寒,母亲早亡,七岁时随父亲进京师投靠他的叔父。进京之路,父子俩走了整整三个月,没有人知道他们都经历过什么。不过他们这趟艰辛之旅的结果还算不错,高振海的叔父竟然已经混上了司礼监少监之位,虽然只是宦官,但是毕竟也是从四品的大官了。

????高振海叔父当时可以算是功成名就,膝下无子就成了他唯一的遗憾,所以他待高振海视如己出,也就是那两年高振海过了些好(日rì)子。

????两年后,高振海父亲病逝,叔父突然接到外派任务,于是高振海开始独自在京师生活,人虽然是孤零零的,可是生活上他叔父临走前也都安排的妥当,(日rì)子虽然不及才来京城时那般舒适,却也比在泉州老家好的多。

????之后高振海慢慢长大,通过叔父的帮忙和自己的努力,也在京城谋了一份差事。直到五个月前,司礼监太监刘福突然来传旨,让高振海重返故里,执行监视灵源寺的任务。

????司礼监太监是何等地位,高振海自然知道,所以他对于旨意丝毫不敢怠慢。可是偏偏圣旨写的含糊,监视灵源寺,究竟是监视什么,他只能小心翼翼的问刘太监,刘太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,只是让他按圣旨办事,叫他监视灵源寺,就监视灵源寺里的一草一木一举一动。不管大事小事按时往京师通报就是。

????但是,有两点刘福再三叮嘱,第一就是不要轻举妄动惹出什么麻烦,第二便是一定要注意海面上的动静。

????高振海不敢多问,即便他再问也问不出什么。因为太监刘福也不知道其中蹊跷,这一切都是皇帝的命令。

????皇命一出,高振海当即走马上任,独自一人骑着快马十来天就出江西,至福建。他这一路思来想去,仍然抓不住皇帝的心思,也只能遵旨行事,先到泉州领了人做好部署,走一步看一步。

????……

????“这已茶已过五味,不知道高大人今(日rì)驾临寒寺有何贵干?”偏(殿diàn)里,沐讲禅师提起茶壶又给高进举斟满一杯茶。

????高振海茗了一小口,道:“这山下的酒喝多了,突然喝一口山上的清茶,别是一番滋味。”高振海见沐讲禅师没有接话,又接着说:“我守卫这灵源山已经有五个月了,今(日rì)是我第三次进灵源寺吧。”

????高进举放下茶杯,继续道:“其实我也不愿打扰将军清修,只是高某听闻灵源寺早间收留了一个道人。”

????“道人?”沐讲禅师不慌不忙的道:“今早寺里确实收留了一个道人。前些天海上刮风,老僧就想着外面不太平,就让寺里闭门谢客了。哪知令那位道长在山门外露宿一宿,今早得知心中甚是不安,所以就把他请进了寺里。”

????“这么说来,禅师与那道人也是素昧平生毫无瓜葛了。”高振海舒了口气,然后大喜过望道:“那可是太好了,那个道人是我们要抓的一个疑犯,来之前我还担心那道士会不会是禅师的旧识,生怕在我拿人之时,禅师会有意袒护,如今高某总算是放心了。”

????“高大人是来拿人的?这个…”沐讲禅师为难道。

????“有什么问题吗?难不成他真是禅师的旧识?”

????“这倒不是,老僧也绝非要袒护那道长,只是昨夜本寺失礼在先,为了赔罪,刚才老僧特意挽留道长在寺里歇息几(日rì),如今旧罪未赔,许的新诺也出尔反尔,实在是有些为难。”